腐乳烤地瓜

_(:з」∠)_有个德哈德脑洞,但是约想越觉得像德罗emmmm……

【迟来的生贺】【drarry】《feed》(借梗秃董的《feed》)

        @lffhyde _(:з」∠)_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这天,英国巫师界的前“救世主”哈利波特,在自家苹果树上看到了他许久不见的死对头。

       鉴于这个世界一直在不断的突破着他的固有认知,所以死对头变小并来“拜访”他这件事,对他来说也并不太难以接受。

       “毕竟我身处神奇的魔法世界。”他一边在心里嘟囔着,一边接住从树上跳下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要知道,现在的德拉科马尔福看上去绝对不超过9岁,他可不想被巫师儿童保护协会的同僚起诉。

         没错,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当上傲罗后被魔法部委派到了巫师儿童保护协会,和他的好友罗恩韦斯莱一起,专门负责小巫师的保护工作。他的工作日常,就是从傻瓜父母手里没收那些会对孩子们产生危害的神奇动物。好在“哈利波特”这个名头够响,大多数巫师父母对他的工作还算的上配合,不至于像个别奥罗一样为了一只神奇动物的去留和傻瓜家长进行巫师决斗。

 

      我饿了波特。

        小小的马尔福瘫在波特新买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逗弄着波特没收的猫头鹰。

        有时候他和他的同僚们会把看起来危险性较低的神奇动物带回家,顺便再帮它们重新找个主人。尽管只是杯水车薪,但也比直接人道毁灭的好。这只猫头鹰是和嗅嗅的杂交品种。据宠物店的老板说,这是巫师界流行的新型宠物。

        “ 您看看它那美丽的黑色羽毛,有哪个孩子能抵挡它的魅力呢?”宠物店老板一本正经向他介绍。当然,非常可爱。除了它总是试图把用火把人变成烤鸡,并偷走了那枚波特没来得及送出去的戒指之外,这毫无疑问是一只很适合当宠物的神奇动物。

        "哦!马尔福别动那老鼠!"他还记得那只五颜六色的老鼠是怎么把一个老傲罗变成癞蛤蟆的。

        得了吧,用你的脑子想想,现在只有你看的见我。

         小马尔福的头发不再是一丝不苟的梳起,被波特揉了几遍后像极了麻瓜界毛茸茸的小鸡。看来这份工作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就连讨人厌的死对头变小后在他眼里也格外可爱。

          "罗恩,我觉得或许不应该卖给孩子们这么危险的东西。"星期五晚上,哈利照例和他的朋友们来上几杯。

          "哈利,我们是巫师不是么?小巫师们总要面对那些的。"红发奥罗不置可否。

          "想想今天那只烧了协会半间屋子的大蛇,伙计。"保罗挥了挥他被灼伤的手。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对”,红发奥罗吞了吞口水,最起码今天的那条大蛇真的不适合让小巫师来玩过家家。他又看了看好友日益严重的黑眼圈和泛黄的脸色,"不过话说回来,哈利。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

        告别好友后,他认命的拐进路边最大的甜点铺,利用前救世主的"特权"买下了只限在星期一早上9点卖的限量款糖果。没办法,因为没买到这款糖果,小马尔福已经在他耳边连续不停的哭了三天。

        你把那些小家伙都送走了?小马尔福从棕色的毯子里钻出来,抓起甜点就往嘴里塞。

"是啊,我把那些小乖乖都做成了你的圣诞大餐。真不敢想象马尔福,你小时候居然接触过那个。"

        被父母娇宠着长大的德拉科.马尔福,除了父母的爱之外最不缺的就是各式照片和画像。婴儿时期在摇篮里熟睡的、留着口水啃苹果的、在某头危险的神奇生物上晃荡双腿的……如果不是波特亲眼所见,他实在无法想象照片上那个挂在危险生物身上的是他的死对头。毕竟在他的眼里,胆小,怯懦,易碎的小马尔福,是怎么也不可能主动这些危险沾上边的。

     “还记得你在禁林被吓个半死的那次么?”

     我不指望你的巨怪脑袋能理解它有多可爱,波特。金发男孩跳起来拽住了波特的头发。

      果然,即使外表变得再小,骨子里还是那个马尔福。哈利没好气的把预先藏好的好几大袋子甜点堆在他面前,只求他能放过自己的头发。

        他不得不承认小马尔福总是有着好运气,无论是躲过战后的清算还是利用眼泪让他奉上贡品——自从进入儿童保护协会工作后,他总是无法拒绝孩子们的眼泪。

      看着就难吃!金发男孩从他背后跳上了桌子,小腿在空气中晃啊晃的。他厌恶的挑出几颗看上去就让倒胃口的糖果扔给波特,大有国王对子民论功行赏的架势。

      波特抓起了一颗看起来不那么怪的,光闻那古怪的气味,他都要恶心的吐出来。

       把一大杯提神药剂喝完后继续赶他的工作报告。托刚刚那颗糖果的福,现在他总算适应提神药剂那令人作呕的味道了。

      波特、波特。

     “别烦我马尔福!你简直是个小恶魔!”

        你在写什么?

       "别闹,这东西很重要。"他一笔一划的写着,强撑着眼睛不自己闭上。看啊,小马尔福的又要流出眼泪了。

       别哭,写完这个我就来陪你玩那些该死的过家家。

       几天后,波特的朋友在他的住所发现了他——饿死的巫师界前救世主。而他的身旁,是用各种甜品堆成的甜点山,一份工作报告和一封简短的遗书。

(๑˙ー˙๑)我萌德伏,我就问有谁萌的比我冷……

他代表了我永恒的欲望与幻想
他代表着每一个不熄的梦

每次生日不是上学就是上班,最惨的是明天和后天还要考试_(:з」∠)_加油吧,为了能有条件去见少爷,虽然他是虚构出来的,但能离他近一些也是好的啊。

有个梗,有没有太太想写

想看这样一个德哈战后梗:
大多数人以为德拉科战后基本窝在马尔福庄园里不出来,其实为了躲避激进份子的骚扰,他早就悄悄地搬到了某个黑森林的城堡中。
某天,破特执行任务时误入黑森林,因为森林自带的混淆魔法找不到出去的路,就在他又累又饿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一座黑色的城堡出现在他的面前。
“吱呀——”城堡的铁栅栏自动打开,空地上种植的白玫瑰自动变成一套座椅,猫头鹰叼来了大餐。
“这简直是巫婆的糖果屋!”波特感慨。
吃饱喝足之后他继续探索这座黑色的城堡。
说实话,即使是在麻瓜世界他也没有见过那么一言难尽的风格。哥特风的城堡里堆积着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他敢说,其中一款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小熊,他小时候绝对在麻瓜世界的广告上见过。
他试着探索了城堡里的每一个房间,除了厨房和浴室外都塞满各种玩具。“这间城堡里的主人或许是位可爱的小姐”即使已经回到魔法世界,但他得承认麻瓜界对他的影响深入骨髓。在麻瓜童话里,森林深处的城堡里往往会关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她有着耀眼的金发,白雪一样的皮肤。
“或许这城堡里根本没有人”他找遍所有房间后叹了口气,还好猫头鹰会给他带来食物,他暂时不用担心会饿死。
哦!
破特被一个娃娃拌了一跤,混乱中抓住那个棕色小熊,却在一瞬间被传送到了一个隐藏的房间中。
梅林啊,城堡的房间里没有沉睡的金发公主,但却有他睡得正香的金发死对头。
“破特?”被吵醒的德拉科,一瞬间有点懵。他就知道城堡里古老的血缘魔法不靠谱。纯血24家族哪个没有血缘关系呢?

每天就靠吸吸Draco才能勉强活下去的样子……

材料使人头秃(ಥ_ಥ),写材料真是太难了……

【Drarry】《未名之诗》(二)(OOC慎入)

    

  “您好,傲罗先生。我想您应该不介意我们单独谈谈。”

      当一个人以为他不能更糟的时候,往往总会出现更加麻烦的情况迫使他改变这个错误地认知。哈利看着马尔福的未婚妻,感觉自己现在急需一瓶褔灵剂。

 

战后的英国巫师们似乎总是对“救世主”地品行有过于美好的想象。就连他死对头的未婚妻也认为他比任何一个傲罗都适合去解决她未婚夫的“小烦恼”。

马尔福家的少爷频繁收到淫()秽露骨的“求爱信”,这件事要是泄露出去足以预言家日报大书特书。哈利真不敢相信这位可爱的小姐会把这件事交给他来办。更可怕的是她的第一怀疑对象居然是作家“曼德拉草”。都怪该死的媒体,现在“曼德拉草”已经被渲染成了一名对德拉科马尔福求而不得的暗恋者;似乎某个人都坚信着他写作时怀揣着某种无望的爱。

   “我的荣幸,小姐。”起码他独自去探查能防止“曼德拉草”的身份泄露出去。哈利波特深爱德拉科马尔福?没有比这更愚蠢的笑话了。

    又一次踏足马尔福庄园,哈利说不出是是什么心情;毕竟在某段时间,这儿在他心里足以和伏地魔划等号。

战后的马尔福一家仍和伏地魔第一次失败之后那样逃脱了制裁,尽管哈利不想承认,但卢修斯•马尔福在政治上还真有一些该死的天赋,在逃脱罪责上换成任何一个人大概都无法比他做的更好。战后的审判卢修斯甚至只是象征性的赔了一些金加隆。梅林的袜子啊!整个魔法界都知道他最不缺这个。

 

“波特先生,这边。”哈利披着隐身衣走在马尔福家的长廊里,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在前面为他带路。他听说过,马尔福的父母对这个亲近麻瓜的姑娘并不满意。但你又能指望一对为了独子而背叛伏地魔的父母做些什么呢?他们总是无法拒绝自己的独子,也不忍心独子遭受更多的不如意。

花哨的信封,烫金的信纸,不知情的人或许会把这当成一封普通的求爱信——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做充满另类的求爱。然而,即使哈利对那些大胆而又充满强烈暗示的文字表示鄙夷,但他承认他从这些文字里看到了绚丽无比的爱情。如果那位匿名者以这样的文笔和情感去写一些不那么下流露骨的话,恐怕不少人会为这些文字疯狂。

   可惜的是,那个匿名者似乎将所有的热情都燃烧在了给马尔福的信里。而这些令人作呕的骚扰信,除了第一封有幸被马尔福翻阅,其余都被他的父母及未婚妻背地里拦截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哈利的错觉,似乎每一个爱着德拉科•马尔福的人都把他想的过于脆弱。希望把他装进远离污秽的花房。可谁能保证自己能永远有能力保护另一个人呢?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永远天真、我爱你所以希望你永远傲慢、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永远不会哭泣!愚蠢的念头缠绕着每一个投身与爱的人并让他(她)越陷越深。

“波特。”他思索的那么认真,以致并没有发觉他的死对头是从什么时候走进这间储物室的。那位死对头的未婚妻——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小姐为了不打扰哈利的查探早已经离开了,现在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哈利和德拉科两个人。

“我知道你在这波特。”德拉科的语气十分肯定。

就算批着隐身衣,哈利也一点都不怀疑死对头能立刻找到他、认出他。当你有一个针锋相对7年的死对头,有什么能让你忽视他的存在?他们是那么了解对方,包括对方的每一个癖好、每一处缺点、每一个小动作。

哈利甚至庆幸他的死对头仍像以前一样称呼他。“哈利•波特”的一生从不缺少“爱”,可以说正是因为“爱”他才能战胜伏地魔并活下来。他们都很爱他,但大多数人似乎把“哈利•波特”想象的太好了。仿佛因为他是哈利•波特他就得仁慈、他就得勇敢、他就得大度!就像德拉科说的:“圣人波特。”

得了吧!哈利想要咆哮、他想要告诉每一个人哈利•波特的丑恶!大家都在逼他成为圣人!如果连唯一的死对头都将他捧上神坛。原本的哈利•波特要被杀死了,那个躲在橱柜的里的哈利•波特就要被彻底杀死了。